游手好闲

就是一个进度……………
两个人到底说点什么比较好?

今天份的,鱼.....

以及不会上色,真的很苦恼。

【周翔】Habitual Distrust-1

       一个乱七八糟的HP啪,也不知道能不能写完…
       斯莱特林周x格兰芬多翔。
       作者是弱智,第一次写,多担待。


       孙翔裹着围巾在车站口站了两个多小时,也没能等来那封信里所说的那趟列车。
  他鼻尖冻得通红,大半张脸都埋进橙褐相间的条纹围巾里,只露出一双黑白分明的漂亮眼睛。棕黄色的额发上沾着细碎的雪花,眼前是自己呼出的朦胧雾气。
  
  几天前,大概就是圣诞节后的那几天。孙翔那时正靠着窗户旁边的暖炉啃披萨,一只有着漂亮灰色羽毛的猫头鹰就那么毫无征兆地一头撞在了结了霜花的玻璃上。
  孙翔又惊又奇地打开了窗户,用手心捧起猫头鹰颤抖着的温暖身躯。他下意识抬头看了看天空,只有灰黑色的阴沉云海翻腾,不见它来时的半点踪迹。
  饶是暖炉烧的正旺,冷风一吹也跳跃着,气焰低落了些。他见状赶忙叼着半块披萨单手关上窗户。然而须臾之间,窗台上就已覆了一层薄薄的雪。
  孙翔用手指揉揉猫头鹰柔软的肚皮,猫头鹰从善如流地松开喙,那里夹着一封纸页泛黄的信。
    
  说起来孙翔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
  拿到信时他也曾笑过,说过“这骗子的手段未免也太不高明”之类的话。可是到了约定入学的这天,他在六点钟准时醒了,然后就迷迷糊糊也莫名其妙地收拾了衣物,整理了旅行箱,自己给自己围上了那条不知道来源的围巾,自己给自己裹上了一件黑色的风衣。
  甚至连经常把玩在手,用于戏弄同学的弹弓都装进了箱子里。
  直到站在列车进站口,铁轨的摩擦声和人潮的嘈杂涌动扑面而来时,孙翔才幡然醒悟过来。
  
  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子穿着风衣提着行李箱,独自在车站等待未免显得有些可疑。
  孙翔有些不好意思地躲闪那些或打量或好奇的目光,他像是一只灵巧的小老鼠般顶着一头浅色的乱毛挤开人群。他四处张望了片刻,脚麻难忍,便半犹豫半不情愿地伸出小小的手,拽拽站在入站口的保安的衣角。
  “叔叔,你知不知道四又三分之二站台在哪里?”
  这声腔开的稚嫩而响亮,引得排在旁边队伍中无所事事的大半人群都回头望向声源。孙翔自然注意到了,脸色倏地涨红了,本来强装镇定的目光又闪烁起来。
  “不知道…小朋友,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我是去学校,为什么不能一个人去…”
  孙翔似乎有些恼羞成怒,抬起头瞪了他一眼。他隔着围巾闷闷地撂下了这么一句话,便自顾自地想要转身离开。保安也是负责的保安,见状有些急了,哎哎了几声后见他也没有反应,便伸手去拉孙翔的胳膊。
  人群都是哪里热闹哪里凑,这一闹腾之下,投射在孙翔身上的目光比先前还要多了。
  保安又问“你妈妈呢?”“是不是走丢了?”孙翔别开脸一脸拒绝,表情急得要哭出来。
  
  “我是他朋友,他妈妈让我们一起去。”
  孙翔听到声音抬头望去,一个跟他年纪相仿的小孩站在一边。正以之前和他一样的动作轻轻拉扯保安的衣角。
  保安的神情有些松动。
  “你们是哪个学校的?”
  “第一中学。”
  小男孩面无表情地说。
  孙翔知道那是本地的一个升学率很高的初中,便也配合着点头如捣蒜,“是的是的,我们是好朋友。”
  保安半信半疑,似乎也觉得不大可信。但还是点点头示意。
  孙翔松了一口气,拉起行李箱的拉杆就准备走。他刚迈开步子,又想起跟那个小男孩道谢和解释。于是步子生生停住了,他又拐个弯回过头来,好像自己也觉得有点尴尬。
  “谢谢你,不过我不是一中的。”
  这时候他才认真打量起那个小男孩来。
  他穿着咖啡色的毛呢外套,蹬一双小羊皮的短靴,黑黑的头发有点长,前额垂到眼睫处,后颈落在颈窝里。脸颊冻得发红,下巴也埋在围巾里,看上去安静又乖巧,配合俊秀精致的长相,就好像摆在玩具店里的娃娃。
  娃娃毫无征兆的嗤笑出声。
  “走吧。”
  他说完后伸手轻轻拍了拍孙翔的肩膀,行李箱的轮子伴随脚步声向前去。孙翔还没来得及为他那一声意味轻蔑的笑感到愤慨,就看见他挺直的背影倏地消失在站台中央的柱子里。
  孙翔惊讶地一时张大了嘴,甚至抬手揉了揉眼睛。
  原来都是真的!可能莫名其妙来到车站这回事也是有什么魔法吸引…
  他情不自禁笑起来,露出两颗标志性的乳白色小虎牙。原来愁眉不展的小脸上写满了惊喜。
  霍格沃兹,他在心里默默念道。
  
  那个圣诞节他放进来满屋冰冷的风雪,放进来一封皱皱巴巴的信,也放进来一段全新而未知的旅途。
                       

呵呵,酒吞童子,我限你一天之内被我召唤出来。这是你老婆们的近照,你不来老子直播撕票。

妈嗨,随手摸鱼,并8会上色...

我花终于换了个拿胡萝卜的姿势。是不是lol举报王者抄袭了…

延迟是世界上最远的距离。